找回密碼  

破32億沖40億!《戰狼2》將創中國電影最高票房

2017-08-07| 發布者: 熱點小編| 查看: 159720 |來自: 華爾街見聞

終于,《戰狼2》的出現打破了這個炎熱而沉悶的國產電影保護月,中國電影已經有段時間沒有這樣的“瘋狂時刻”了。這部沒有IP改編、沒有流量擔當的影片,在“八一”建軍 ...

終于,《戰狼2》的出現打破了這個炎熱而沉悶的國產電影保護月,中國電影已經有段時間沒有這樣的“瘋狂時刻”了。

這部沒有IP改編、沒有流量擔當的影片,在“八一”建軍節期間勢如破竹,迅速創造了最快“破十億”和連續9天日票房超兩億的中國電影紀錄。 截至8月6日15時30分,貓眼數據顯示,《戰狼2》的綜合票房已經沖破30億元人民幣大關,超過《美人魚》33.92億元的票房紀錄,問鼎中國電影最高票房的寶座只是時間問題。

現在,《戰狼2》的最終票房已經成了一場全民猜謎游戲,但無論如何,《戰狼2》已經在中國電影史上留名。它創出了 “八一檔”的黃金檔,內容上將軍事戰爭、武打功夫、愛國情懷與商業大片有機結合,而在資本運作上,實現了由電影產業化向工業化的探索,保底發行,這一隱匿了快一年的操作正在幾個“老炮兒”們的重新規劃下回歸江湖。

破32億沖40億!《戰狼2》將創中國電影最高票房

中國電影票房總排名前五 (數據來源:貓眼專業版)

最終票房預計超過40億

“已經劍指《美人魚》的33.92億元票房,期待《戰狼2》創造新的記錄”,影片保底發行方之一的北京聚合影聯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聚合影聯”)董事長講武生獨家向全天候科技表示。

據貓眼數據,即使上映11天,其全國影院的排片率依然高居57.7%,力壓8月3日剛剛上映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排片率為25%),而同期上映的《建軍大業》的排片率僅剩下不到5%。 事實上,在8月7日至11日的第三周中,《戰狼2》的全國影院平均排片率依然到達六成左右,直到《心理罪》《鮫珠傳》兩部超級IP在8月11日上映之前,其他影片不會對《戰狼2》帶來絲毫挑戰。

而有分析則更為樂觀,因為對標者已經上升到好萊塢大片。“我認為,到8月25日《極盜車神》上映前,《戰狼2》都不會遇到太大的沖擊,按照現在的票房走勢,可能會超過40億”,微影數據研究院高級分析師武劍對全天候科技表示。大地影院內部人士同樣給出40億元的票房預期,而在貓眼專業版的票房預測當中,《戰狼2》的最終票房更是已高達52.85億。

與此同時,該片豆瓣評分一直在7.5分左右,《洛杉磯時報》等外媒稱“看到了一部如此接近好萊塢的戰爭大片”。業界輿論的事后諸葛之余,起初,資本對于《戰狼2》有信心,但沒有那么大的野心。

“即使看完粗剪版后,也沒人敢拍胸脯說,這個片子能爆”,“8億到12億是我們普遍的觀察”,多位從事電影宣發、在線票務及院線排片的人士向全天候科技證實,此前并沒有預計到《戰狼2》會如此火爆。

據全天候科技了解,該片最初為吳京擔任實際控制人的北京登峰國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嘲風影業(北京)有限公司等共同制作,最初預算為1.5億元左右,后超支至2億元。2016年上半年,在看過劇本后,北京文化(000802.SZ)、聚合影聯兩家公司對其進行了8億元的保底發行。

此后,制片方為了緩解超出預算的壓力,引入了中影股份、萬達影視、博納影業等多家出品方。北京文化、聚合影聯為了增加宣發資源、分擔風險,又引入了啟泰傳媒參與保底,并負責宣傳,淘票票等主攻互聯網發行。

《戰狼2》的成功也使得“保底發行”這一曾被廣泛運用甚至濫用的發行模式重新回歸。

所謂保底發行,是指一家或幾家發行公司,先出資給制片方獲得該片的發行權,如果最終票房超出合同的保底額度,再從票房分成。這一制度的本意是使得制作方,特別是中小的獨立制作方獲得較為穩定的先期回報,從而促進影視產業鏈的專業分工與優勢互補。但在中國的市場環境下,由于IP的稀缺性與發行方的激烈競爭,保底主要集中在一些“不缺錢”的商業大片,明星和上市公司成為主要受益者。

在保底發行最盛行的2015年至2016年,周星馳《美人魚》的五大保底方20億元保底,催生了其33.92億的歷史票房,但隨著保底發行日益成為電影票房的資本杠桿和上市公司炒作股價的工具,電影核心內容未得進展卻造成國產爛片云集的苦果。《葉問3》及快鹿系事件之后,市場用腳投票,票房不佳也使得資本將保底發行束之高閣。

此次《戰狼2》再啟保底發行,由北京文化、聚合影聯及啟泰文化組成了“鐵三角”,其中北京文化統籌,聚合影聯主發,啟泰文化則是主宣,三者都是保底發行的“老炮兒”,分享過成功,也同走過麥城,關系可謂錯綜復雜。

除了演員、導演之外,吳京的另一個身份是《戰狼2》制作方登峰國際和嘲風影業的實際控制人

“鐵三角”8億保底宣發

“老講,就是因為你的謹小慎微,錯過了《戰狼1》”,吳京每次見到講武生都不忘調侃他一下。據講武生介紹,聚合影聯一直關注戰爭、動作題材影片,曾經擔任《血戰鋼鋸嶺》《解救吾先生》等此類影片的發行,但與《戰狼1》的發行失之交臂,讓他十分懊惱。

正因為以上原因,講武生從2015年年底,聽說《戰狼2》的計劃起,就將其列為重點關注對象。“從考慮(項目)到簽協議,一共就三周左右,當時還只有劇本”,他用及其簡練的方式,講述了這份涉及8億元票房、2.18億元金額協議的簽署過程。

這份保底協議的主要操盤手——北京文化雖是電影界的新生,其董事長宋歌卻是資本運作的高手,在圈內享有“保底始作俑者”的稱號。

2014年,原來主營景點運營的北京文化收購宋歌掌舵的北京摩天輪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摩天輪文化”),開始向文娛方向轉型,7月,宋歌就任北京文化董事長。同年,北京文化開始了保底之旅。2014年的《心花路放》是北京文化的保底首秀,摩天輪為該片作出5億保底發行,最終票房10.72億元。據北京文化2014年年報,《心花路放》為上市公司貢獻收入1.91億元,占總收入比重的45.37%。

而講武生則于2013年創建聚合影聯,此前一直深耕公關營銷領域。2013年發行了《重返地球》和《驚天危機》兩部影片,分別取得了2.12億和1.76億的票房成績,從2014年《心花路放》開始,與宋歌的北京文化建立了緊密的聯系。2016年6月,聚合影聯甚至一度成為北京文化重大資產重組的標的,但最終雙方因估值分歧,宣告交易終止。

據了解,講武生擔任董事長的聚合影聯曾在《解救吾先生》《同桌的你》等影片中與北京文化深度合作,《戰狼2》以后,兩家公司還將在《二代妖精》《英雄本色4》等影片中繼續搭檔。

“啟泰文化是我們重要的戰略合作伙伴,在很多項目上都有協同,在(保底)協議簽訂后不久,引入了啟泰文化”,講武生告訴全天候科技。從《百鳥朝鳳》到《大話西游》,從《血戰鋼鋸嶺》到《繡春刀2》,全天候科技都發現了聚合影聯和啟泰文化合作的身影,二者的合作次數甚至超過了聚合影聯和北京文化的合作次數,足見關系之親密。

依據北京文化2016年8月6日的公告,在對影片《戰狼2》的保底合同中,其投資金額為1.4億元保底費,關聯方聚合影聯投入7759.42萬元保底費用以及6000萬元宣發費用,累計1.38億元。北京文化與聚合影聯出資比例約為50.4:49.6,分成比例約為 55:45。

值得注意的是,啟泰文化的保底份額,是以平價轉讓的方式從聚合影聯手中購取得的,并非溢價流轉。“引入啟泰文化是看重其在營銷上的實力,(他們的加入)能使項目變得更大,我們要的是絕對值,而不是份額”,與行業中分攤風險的觀點不同,講武生認為引入合作伙伴的意義在于“把餅做大”而不是“找墊背的”。

據此前媒體報道,啟泰文化從聚合影聯手中獲得了此前協議中的50%左右份額,既7759.42萬元保底費用和預支的6000萬元宣發費用的一半份額。啟泰文化董事長楊碩在接受首席娛樂官采訪時表示,其2017年的業績將會不低于5500萬。據了解,啟泰文化近日還完成了新一輪融資,為明年上市做準備。

破32億沖40億!《戰狼2》將創中國電影最高票房

《戰狼2》發行保底“鐵三角”——北京文化董事長宋歌、聚合影聯董事長講武生、啟泰文化董事長楊碩 

“在策略上,我們和北京文化相互商量,但具體發行事物上、執行上是我們統一”,講武生介紹,在《戰狼2》的保底發行中,北京文化的主要負責頂層策略制定,而聚合影聯則負責統籌具體的宣發事物,啟泰文化則更長于營銷策劃。至此,這場保底豪賭的主要操盤者已經列隊完畢,“鐵三角”初現。

另外一家保底方——啟迪影視的參與形式則與以上三者有較大區別。啟迪影視是在看完粗剪版本后,以固定收益的方式參與到保底中來的。“這種方式類似于債權融資,不管影片成功與否,都能拿到固定利率的收益”,一位從事影視行業宣發工作多年的人士向全天候科技解釋道。

“新保底”再起? 15億成票房分界線

全天候科技梳理發現,此次《戰狼2》的保底發行協議,在分階段和分層次的設計上,已經與早期版權買斷式的保底發行有了很大差異,甚至部分借鑒了好萊塢盛行的完片擔保的內容。“《戰狼2》開啟了中國電影邁向好萊塢式重工業的第一步”,微影數據研究院高級分析師武劍評價稱。

按照協議,此次保底發行的費用共分五個階段支付給制作方,前四期分別在“協議生效15個工作日”、“關機前7個工作日內”、“首次看片后15個工作日”和“提供放映許可證7個工作日內”由北京文化支付給制片出品方4000萬、3000萬、3000萬和4000萬,最后一期由聚合影聯在“上映后三個工作日內”支付給制片出品方7759萬元。此外,6000萬的宣發費用由聚合影聯先期支付。

“這樣的保底方式,能保證作品拍出真正高水平、高質量的作品,也能讓各方在項目中表現得特別理性”,講武生向全天候科技介紹稱,他同時認為這是保底發行逐漸完善的過程。

據介紹,如果把電影項目比作早期孵化的創業公司,在保底發行的1.0階段,在創業公司到達C輪融資階段,投資方合力收購了原股東的公司,讓原股東實現了全部或部分退出,而C輪投資者成為項目實際控制者,可能獲得項目成功后的較高收益。

而此次的保底發行2.0版,相當于投資者從前期劇本完成后,就深度介入項目,按照項目的進度和完成情況,分批支付投資。“分階段支付的形式,雙方可以互相約束,你想把片子拍好,我也想從你的片子里賺錢。而且分階段交金的形式,對保底方而言也可以減小資金壓力”, 武劍告訴全天候科技。

啟泰文化董事長楊碩此前將制片方與保底房比作“兩個在水里的人”,雙方都想上岸,卻不采取合作方式,而是踩著彼此上岸。越想“落袋為安”,越容易整個項目垮掉。

而此次保底發行的分賬也按照分層次的方式進行,按照合同,當《戰狼2》總票房收入不高于8億時,保底方分成比例為12%,制作出品方的票房分成比例為88%;當總票房收入在人民幣 8億元至15億元之間時,超出部分保底方的票房分成比例為25%,制作出品方的票房分成比例為75%;影片總票房收入在15億元以上時,超出部分發行方票房分成比例為15%,制作出品方的票房分成比例為85%。

基于此,講武生認為《戰狼2》的保底發行并不是一份資本強勢壟斷型的協議,更多地體現了合作方的誠意,“15億以上分成比例的設置,除了促進出品方自覺將作品做好外,更體現了我們對藝術的尊重”,講武生說。資料顯示,華誼兄弟此前在《西游降魔篇》的保底發行中,超出部分的分成為70%,博納影業在《后會無期》的保底發行中,超出部分的分成為40%。

破32億沖40億!《戰狼2》將創中國電影最高票房

北京文化近10個交易日市值增加近30億元(圖片來源:Wind資訊)

結合上述制作出品方和發行方的分賬比例,全天候科技以截稿時,該片30億元的票房進行了簡單計算,得出制作出品方的毛利為9.28億元,除去公開的2億元制作成本,可獲利7.28億元;發行方的毛利為4.73億元左右,除去保底發行的2.18億元和宣發費用6000萬元,可以獲利1.95億元左右。

再按照公開可查的北京文化和聚合影聯收益分成比55:45,截止票房30億元時,不計算啟迪影視的固定收益,北京文化可獲凈利1.07億元,聚合影聯與啟泰文化分別收益0.44億元。若以2016年吳京在上海電影節透露的《戰狼2》已經開拍為時間節點,北京文化此次投資的年化收益高達76.43%,另外兩家的年化收益也在67.69%以上。更何況此前的投資是并非一次性付清,而是分階段給付,收益率相對更高。

除了項目的直接獲利外,北京文化在資本市場也受到肯定,連續8個交易日上漲,8月4日報收20.74元/股,北京文化市值增加近30億元。而捷成股份(SZ:300182)、光線傳媒(SZ:300251),也因為參股制片出品方中的捷成世紀文化、橙子影像,而間接得到加持,股價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上漲。

撬動潛在觀影人群

除了對“保底發行”模式進行升級外,《戰狼2》的發行將在線票務與傳統宣發兩種方式進行了結合。

“淘票票負責制定了網票策略,他們打通了淘寶、支付寶、優酷和UC瀏覽器,可以整合很多資源。因此,我們把它列為聯合發行方之一”,講武生介紹稱。

在線下,《戰狼2》的發行方幾乎參加了每個院線、影管的推介會,甚至跑到烏魯木齊去辦了“戰狼之夜”。“從今年3月開始,我們幾乎百分之百的參與了各種規模的影片推介會,一線的影院經理很早就熟知《戰狼2》了,這樣他們會形成潛意識”,一位參與發行的人員告訴全天候科技。

同時,《戰狼2》的發行方,還集中在各地高校、商場進行了路演,讓主創團隊與觀眾近距離接觸,類似活動從電影上映前開始,將持續到8月9日,說到此處,講武生再次感謝了吳京團隊的全力配合。

破32億沖40億!《戰狼2》將創中國電影最高票房吳京與影迷在一場線下看片會上。軍事動作與愛國主義兩大元素的結合被視為《戰狼2》在內容上的一大成功。

據大地影院向全天候科技獨家提供的數據顯示,《戰狼2》的場均觀影人次達到61人,是6月場均觀影人次的3.8倍。同時,其在二、三、四、五線城市票房占比分別為48.8%、16.4%、10.8%、6.3%,同比這些城市6月的票房占比均有增加。“《戰狼2》對二、三、四線城市的潛在觀影人群起到了一定的帶動作用”,武劍分析說。

據介紹,當票房達到20億時,中國主流的電影觀眾幾乎都看過一遍了,此后每過5億都是在挖掘潛在的、或者說平常不看電影的人群。在《美人魚》《戰狼2》的不斷刷新下,中國電影的觀眾群體也在不斷擴大,“我爸媽都主動要求要看《戰狼2》”,一位院線一線工作者告訴全天候科技。

而觀察聚合影聯做主發行的影片,不難發現,其通常都會與一家在線票務平臺合作,《戰狼2》《繡春刀2》均與淘票票合作,《大圣歸來》與微票兒聯合,《心花路放》《解救吾先生》則與貓眼電影結合,這也是其能觸達不同觀影群體的關鍵。

在講武生看來,在線票務平臺,并非傳統發行人眼中的“洪水猛獸”,“無論是主張互聯網要代替傳統發行,還是傳統發行依然是核心的觀點,都不對。線上、線下只是渠道不同而已。營銷依然是建立在產品、渠道、價格與促銷,綜合運用基礎上的”。

“這個模式不是所有影片都成立的,還是要碰到對的作品、碰到對的人”,雖然《戰狼2》大獲成功,但講武生認為它并不是一種可以復制的模式。微影數據研究院高級分析師武劍,以及多年從事影投工作的大地院線人士認為,該片無論在技術上,還是商業上,都推動了國產電影向更成熟的工業化邁進。

1人已打賞

剛打賞過的網友 (1 人)

0條評論 159720人參與 網友評論 文明發言,請先登錄注冊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請遵守國家法律法規。

最新評論

©2001-2018 今日熱點 http://www.rinttf.live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粵ICP備15020405號-1 公安網備 
網站地圖手機版廣告合作客服QQ:156562653Comsenz Inc.
老彩民微信